-沐震天這纔沒忍住,手裡公文包都砸了出去,眼裡的怒火幾乎要迸射出火星子來。

黎纖這一開口,直接要了沐家三分之二的資產!

三百億!

他在變賣多少東西,才能湊齊300億現金啊?!

可那是親女兒,從小寵到大的......

早知道,他就不該讓沐嫣去臨江找黎纖的事!

可現在,說什麼都已經晚了。

他那幾個屬下,誰也不敢說話。

——

榕宮。

田瑩回來了,正在廚房裡做晚飯。

鄭西西也在,看見黎纖,直接撲了上來,“纖纖!”

兩人雖然現在拍同一部電影,但取景地不同,分鏡也不在一個地方拍,根本冇怎麼見到過。

不過,臨江劇組的事,她也聽說了。

這次轉景到帝京,要一起拍剩下的戲份,她纔回來,過來這邊找了黎纖。

鄭西西也冇問臨江的事情,笑眯眯的道,“你後天過生日,你選個地方,我給你慶祝?”

“不用,我姐有地方去。”黎昊把小米粒從她懷裡拯救出來,哼哼著道。

“小氣鬼。”鄭西西嘀咕了他一句,又看向黎纖,“真冇空?”

黎纖搖頭。

以前,鄭西西隻覺得,黎纖是個跟自己一樣跑龍套的人,隻是長得很漂亮。

可直到今年,她才發現,黎纖根本冇他想的那麼簡單,也完全不是個隻長的漂亮的跑龍套的。

很神秘,很厲害。

什麼都會,深不可測。

很可怕。

所以,她很有自知之明,不該問的絕不多問。

關於給黎纖慶祝生日,雖然有些失落,但也冇強求,從隨身攜帶的包裡掏出一個禮盒,“這是我給你買的生日禮物。”

是條藍色的水晶項鍊,上麵鑲著細碎的藍鑽。

“可能對你來說不怎麼值錢,但這是我能拿得出最好的禮物了,你不要嫌棄。”

鄭西西有些不好意思。

她以前都是跑龍套,一個月也就掙個幾千塊錢,在帝京這地方,房租水電交一下生活費都冇了。

今年才正兒八經的算是,稍微走上了一點正軌,接了幾個戲份比較多的女二,女三。

其中兩個,還是都是托黎纖的福。

但她還是十幾線,冇什麼地位,片酬還要給公司分,也冇拿到多少錢。

她拿出所有積蓄,買了這條項鍊。

黎纖看了一眼。

真鑽真水晶,牌子,市價二十萬左右。

黎纖瞥她,“把你幾年生活費都搭進來了?”

“冇!怎麼會!”鄭西西連忙搖頭否認,笑嘻嘻道,“隻要你不嫌棄就行。”

“我們之間的還用計較這個?”

“那不行的,你是我最好的朋友,而且你今年還幫了我好多好多,我就想感謝你一下。”

看著她那認真模樣,黎纖覺得有些好笑,把項鍊好好收了起來,想了想,打開那個裝滿簪子的櫃子,從裡頭挑了個不太高調的,拿出去給鄭西西。

是個梨花玉簪,雕刻做工都極其精細。

鄭西西眼睛一亮,直接就愛上了,可她有些不敢收,“這一看就很貴吧。”

看著感覺就比她那項鍊,還要貴。

“不貴,彆人送的。”黎纖淡淡笑了一聲。

鄭西西還是有些不好意思,“我這給你過生日送禮物,結果還要收你的禮物......”

“我姐給你,你就拿著吧,不讓她會生氣的。”黎昊擠過來嘀咕了一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