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前排幾個看眼的,瞥到徐天雷驚詫不已的神色一驚。

他們隨著徐天雷驚訝的目光看過去。

隻見靠近洞口的幾個球,全被葉淩天擊打入袋。

且全部是按照分值,由小至大打進去的。

啊!

啊啊啊!

一大群人在心裡猛歎!

他們臉上帶著不可置信的表情,吃驚地扭頭麵麵相覷。

圍攏在四周的這些富家少爺小姐。

都是愛好打檯球,對各種規則玩兒法有所瞭解。

他們心裡都清楚,按照順序由小至大打進去。

乃是斯諾克玩兒法,難度最高的打法。

就連世界頂級斯諾克大師奧沙文,也不能輕易做到。

啪啪啪!

又是三道清脆悅耳的響聲。

“啊!”

“啊啊啊!”

看到三隻球應聲入袋,人群不由自主發出驚喊。

緊跟著。

啪啪、啪啪啪、啪啪啪啪......

空氣中迴盪著一陣乾淨利落的脆響。

“十七、十八、十九、二十,二十一......”

有人蹙緊眉頭緊盯檯麵,嘴裡呐呐自語數著。

他的話音落下,二十一隻目標球儘數離台交替入袋!

看到奢華的桌麵上,空空蕩蕩僅餘下主球。

冇給徐天雷六任何的機會。

曾月淇目瞪口呆,其他人瞠目結舌!

這......

這場麵太過令人震撼,令人無法直視!

看眼的少爺小姐麵部凝滯,四肢僵硬呆愣在原地。

他們像是突然集體麵癱,又像是同時被重物撞擊半身不遂。

冇人發出半點的聲響,眼珠子瞪大滿臉癡呆瞅著檯麵。

徐天雷傻眼了!

他神色恍惚擦了擦雙眼,露出一臉不相信的表情。

驢蛋一樣大的眼珠子一眨不眨,死死盯著桌麵發呆。

滿麵癡呆愣了足足有五分鐘。

啪啪!

徐天雷瘋了一般跳起腳,狠狠兩巴掌拍在桌麵上。

瞪眼扒皮麵色凶戾吼道“踏瑪德再來!老子還特麼不信打不過你個窮鬼!”

欻!

說著同時。

徐天雷揮臂抓起紅木球杆,聲音冷冽大吼一聲。

“來呀,上球!”

呼呼呼—

服務生表情嚴肅跑過來,按照斯諾克規則擺好球。

被拋向半空的硬幣落在,“王”徐天雷繃著臉大喊。

服務生煞有介事翻開手掌,硬幣朝上麵是往後,葉淩天開球。

他二話不說抄起球杆踏步上去,將身子橫在在桌台前。

現場所有人瞪大雙眼,麵帶好奇看向神色淡定的葉淩天。

隻見他一個瀟灑轉身,雙臂後背一杆擊打出去。

“背......背杆!”

人群中有人大聲喊道。

其他人聞言麵上皆是一驚,身軀隨之震顫。

背杆打“斯諾克”,他們還是頭一次見到!

啪啪、啪啪啪!

啪啪啪啪、啪啪啪啪......

所有人擰緊眉頭定睛看過去。

隨著一陣乾淨利落、震人心魄的清脆聲響。

桌麵上二十一隻目標球,和剛纔一局如出一轍。

先是紅色球與彩色球分彆交替落袋,直至所有紅色球全部離台。

然後,按綵球分值由低至高的順序。

啪啪啪啪—

眨眼之間,全部球離台落入袋中!

刹那間,技驚四座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