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探小妹捂著嘴巴一臉的不可置信的看著李菲。

原本茂密的北林樹木被砍伐掉了大半,這怎麼可能,她隻是剛剛刷了一小會小視頻。

刷小視頻真害人,時間過的太快了。

探小妹很是頭大,這湯霸董事長馬上就要帶人來了,還有相關部門也來人了,現在樹林冇了怎麼辦?

她顧不得自身的危險,衝上去準備乾擾李菲。

齊雅軒見狀,也直接將頭扭向了一邊,雖然知道這個小姑娘可能會受到傷害,但是隻要能夠影響到李菲揮砍的速度,她也顧不上了。

探小妹直接抱住了李菲揮砍的手臂。

下一秒,所有人都震驚了。

他們本以為探小妹能阻止到李菲揮砍,畢竟一名成年女子重量掛在一名成年男子的胳膊上,成年男子是根本不可能抬的動的。

然而,眼前的一幕讓所有人都受到了驚嚇。

李菲如若胳膊上冇有負重掄著探小妹不斷的砍樹。

探小妹自己都傻眼了,她在一個人胳膊上飛,這就很離譜,更何況這是一個並不強壯,又很矮小的男人。

齊雅軒是一個頭兩個大,這女人是影響不到李菲揮砍的速度。

不過,她也不能輸,這要輸了,失了身,以後準備麵對胡蕊啊!

齊雅軒腦海中飛速的轉動著,必須要不明顯的給李菲增加阻力,不然楊小邪一定也會跳出來說話的!

想到此處,齊雅軒立馬轉向大師兄陳金說道:“大師兄,你乾嘛呢?趕緊救人啊!”

陳金冇有多想就前去救人。

在他看來探小妹的顏值還不錯,如果能做自己的女朋友是問題的,說不定一出英雄救美就能夠完美的呈現出來。

陳金搓了搓手,便走上前去,一把抓住了探小妹的胳膊。

下一秒,陳金就的感受到了那種體驗太空艙的感覺,自己的身子不受控製飛了起來,並且自己想要鬆手都不可以,又一種莫名的磁場彷彿將他牢牢的吸附住了。

陳金震驚了,甚至於有一種身不由己的感覺。

齊雅軒一行人都震驚了,李菲的胳膊上掛著兩個人,兩個人還都是飄著的,就像是放風箏一樣。

所以他們都很傻眼,這也非常違反力學,按理這種現象根本不可能出現和現實的。

齊雅軒更是覺得腦殼子疼,因為胳膊上掛著兩個人,卻絲毫冇有影響其揮砍的速度。

“去救大師兄!”

齊雅軒也算是豁出去,她招呼師兄好們紛紛前往。

緊接著更加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,隻見,師兄們一個搭著一個,全部都飄了起來。

齊雅軒再次看向楊小邪,詢問道:“楊小邪!這是怎麼一回事?”

楊小邪眼眸一亮,說道:“好助攻!李菲可以抵達一個更高的高度,齊雅軒你賺了!”

齊雅軒很鬱悶,看著李菲變強,本應該高興的,但想到賭注,她就很頭疼。

就在她麵臨絕望之際,她突然聽見了一道爆破的聲音。

再看向李菲,後者的肱二頭肌,三頭肌,全部都炸開了,就像是胳膊上綻放出了一朵血色茶花,深可見骨。

齊雅軒倍深深的震撼到了,她甚至懷疑李菲再砍下去,那胳膊都會變得隻剩下白骨!

然而,即便如此,胳膊上還掛著人,卻依舊冇有用影響李菲的速度。

齊雅軒眼眸中全是不可思議,這需要多麼強大的意誌才能做到如此的地步。

她轉而看向楊小邪,說道:“楊小邪,你的雞湯太毒了,你想要把李菲練廢掉嗎?這樣下去,那隻胳膊應該不保了吧!”

楊小邪嘴角微微翹起問道:“你是怕輸吧?”

齊雅軒搖了搖頭,很是認真的說道:“不怕!可以算我輸,你讓李菲停下來吧!”

她是真的不能再砍下去了,畫麵過於殘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