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淩天治療的手段太驚世駭俗了,萊昂納德.休斯看見自己的父親腦袋被一團火焰所包裹,他整個人都不好了,他甚至以為淩天是要殺死他的父親。

然而,就在這時候,萊昂納德聽到了老休斯的聲音。

淩天站起身,走到牆邊,打開了房間的燈光,然後說道:“萊昂納德先生,我想你現在一定有很多的話想要跟你的父親說,我就先去休息了,你們慢慢聊。”

淩天說完,直接推門出了屋子,屋內此時隻剩下萊昂納德.休斯和老休斯二人。

“父親,您現在感覺如何?”

“呃,感覺.....”

老休斯陷入了沉默,很顯然,發病太久,驟然醒來,他的腦子還不清醒,其實這是很正常的事情,任何人睡得昏天暗地,突然被叫醒,那大腦處於半休眠狀態,神誌不清這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過了好一會兒,老休斯才徹底的清醒了,他原本有些混沌的眼神,變得清亮了起來。

“萊昂納德,我睡了很久很久,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睡了多久。

後來,我感覺自己醒了,可是,周圍到處都是黑暗,我想要動彈,可是身體不聽使喚,甚至,我連喊都喊不出聲來。

周圍的那種黑暗,寂靜無聲,簡直太可怕了,我寧願自己立刻死去....”

老休斯給自己的兒子描述了一個阿爾茨海默氏症患者的精神世界,萊昂納德聽了頓時覺得感同身受,他覺得自己要是在那種環境裡,一定會瘋掉。

老休斯娓娓道來。

“我感到恐懼,焦慮,疲憊,沮喪....總之,一切的負麵情緒都在向我襲來,當時,我甚至希望我能立刻死去!可是,就連這一點我都做不到。

然後,我就看到一道光,確切的說,是一個火球朝我飛來,打到我的臉上,我被嚇得一下子驚醒了過來,就像從噩夢中醒來一樣,接著,我就聽見了你的鬼叫的聲音......”

聽到老休斯這麼一說,萊昂納德纔想起自己的父親剛纔似乎被火球給襲擊了!

他趕緊看向老休斯的腦袋,結果卻發現自己父親的頭上,竟然連一根白頭髮都冇有少,自然的也冇有任何燒傷的的痕跡!

“天啊,那個華夏人,簡直太厲害了....”萊昂納德.休斯忍不住讚歎道。

“什麼華夏人,到底發生了什麼?”老休斯滿腹狐疑,於是,萊昂納德就把淩天上門尋求幫助,順手幫助治療老休斯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了出來。

他說的很詳細,甚至那些細節都描繪的清清楚楚,甚至連淩天和歐若拉遇刺的事情也說的清清楚楚,這也算是律師的一個職業病了,他們對於細節的追求甚至是病態的。

畢竟,在法庭之上,一個細節的忽略,都可能成為對手攻訐的弱點,還有很多陷入僵局的案件,往往證據裡麵的一個細節都可能成為破局的關鍵。

老休斯聽完,陷入了沉思,過了好久,他纔開口了。

“冰天藥業的案子,你怎麼看,你打算怎麼處理?”

聽老休斯一問,萊昂納德立刻緊張了起來。

萊昂納德對於自己的父親老休斯太瞭解了,每一次老休斯這麼問,那都是對他的一次考驗。

“父親,這個案子非常棘手,鮑裡斯.古斯塔夫做的這件事情,其實有很多人都在做同樣的事情,這甚至是一個潛規則。

如果我接手了這個案子,實際上就是朝這個潛規則開刀,咱們家族將會得罪很多很多的人。

同樣的,我接手這個案子,也就意味著咱們家族跟古斯塔夫的矛盾,被擺在明麵上,這個矛盾會越來越激化,甚至會變成兩個政治勢力的博弈,最後這結果難以預料……”

老休斯聽著兒子的講述,很欣慰的點了點頭,最起碼自己的兒子,繼承了自己的眼光和看事情的方法。

“那麼你的看法呢,是否要幫助那個華國人?”

“我還是決定,幫助他打這場官司!”

“理由呢?”老休斯追問道。

“這個叫淩天的華國人我看不透!雖然他是跟歐若拉庫伊特一起來的,可是,我能夠看出來,兩個人之間,這個淩天纔是主導。

歐若拉庫伊特這個女人不一般,能讓她如此聽話的男人,不可能籍籍無名。

另外,他能夠從那樣的刺殺當中毫髮無傷,反倒反殺了那麼多人,我覺得,這樣的危險人物,還是不能跟他樹敵!”

“很好,萊昂納德,你的做法,非常的正確,我不止一次跟你說過,如果你的對手過於強大,那麼想辦法跟他做朋友,而不是讓他成為你的對手!

當然,我希望你看得更遠一些,咱們不但要跟這個華國人合作,而且要進行更深入的合作!

哪怕他要跟整個米國為敵,咱們也要跟他們緊緊捆綁在一起!”

“父親,這是為什麼?”萊昂納德.休斯瞪大的眼睛,他想不明白自己父親為什麼會這麼說,難道說剛纔在治療過程中淩天給老休斯洗腦了?

“你的曾祖父,你的祖父,還有你的兩個叔叔,都是在六七十歲的時候,罹患了阿爾茨海默氏症,然後去見上帝了!

我想你也應該清楚,咱們家族,是有這個病的病史的,這次我病發並不奇怪,更棘手的事,恐怕再過10年20年,你也要經此劫難!”

萊昂納德聽了艱難的點了點頭,事實上這已經成為了家族發展了一個夢魘,要知道六七十歲是一個政客的黃金年齡,他們在這個年齡已經有了足夠的閱曆以及豐厚的人脈,身體還算可以,正是可以大展身手的時候。

可是休斯家族的人,一到這個年紀就發病並很快死去,這使得他們的家族發展遇到了極大的瓶頸。

“萊昂納德,我現在能夠感受得到,我的病徹底好了,我已經好多年冇有感覺到身體如此的輕鬆,也好久冇有感覺得到我的思路是如此的清晰!

這個淩天,他就是咱們家族的破局之人!

隻要跟他搞好關係,這個魔咒就不會再繼續困擾咱們,休斯家族纔會迎來真正的騰飛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