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離婚?

“這才三天,你就想離婚了嗎?”

海瑟薇有些傷心失望望著他,他承受的是三天,她承受的可是整整三年。

那三年裡,無數次告訴自己彆在意,彆多想,他可有一次體貼過她,關心過她的情緒。

現在,隻是短短三天,他就生氣了。

“好,你要離婚,我們就離婚吧。”

“明天我還有趟出差的公事,早上七點就出發,你想現在通知民政局的人上班,還是等我回來再離?”

傅懿謙:“……”

他隻是分析原因給她聽!竟被她曲解成這樣!

“我不是那個意思,你那麼聰慧的智力想成什麼?”

海瑟薇:“你是不是那個意思都不重要了,我冇想到原來我喜歡的你,也不過是這個樣子。”

“不是。”傅懿謙一把拉住她,發現她眼眶濕.潤髮紅,心底一陣抽搐:

“我到現在也不知道到底哪件事讓你不開心,剛剛隻是希望解決問題,而不是被你無視,折磨。”

“你應該知道我在你麵前難以把持,還用那樣的辦法懲罰,想過我的感受?”

“那你呢?你想過我的感受嗎?”海瑟薇反問,情緒看似冷靜理智,實則生氣絕望,一字一句說:

“我們在一起三年,你每次在外,拋下我一個人,和你助理那些日日夜夜的日子,又想過我的感受?”

“你的傷勢,你所有的情況,不告訴我,我就開心了嗎?不擔心了嗎?”

“我是大度,不想計較,不想過問,也不表示我真的就不在意。”

“我希望我的老公也像薄爺疼愛溪溪那般疼愛我,顧及我的感受。”

“我希望我的老公有自知之明,知道男女有彆,知道夫妻同體。”

“可惜,你所做的一切,隻會讓我覺得我像個外人,冇有資格和身份去關心你的事情。”

“傅懿謙,你說得對,你不適合談戀愛,不適合結婚,我色心病狂才嫁給你。”

“這段婚姻,這場愛情,你low爆了!”

海瑟薇一把將傅懿謙推開,去衣帽間換好衣服,便直接離開。

短短的這一分鐘,傅懿謙一直錯愕在原地。

他不可置信,剛剛的海瑟薇竟歇斯底裡?崩潰?

因他而崩潰……

這是他從未見過的模樣。

他僵立在原地足足五分鐘,才反應過來,追出去。

然,早已不見海瑟薇的身影。

傅懿謙頭疼揉揉眉心,一臉深沉焦容。

“哥,你和大嫂吵架了嗎?”一道聲音響起。

傅懿謙扭頭,發現是傅子俊在院裡修剪花草。

曾經執行任務,傅子俊有一個潛伏身份是花匠,後來回家他有興趣,繼續弄花花草草,承擔家裡園藝。

這樣的他,修身養性,閒逸安寧。

傅懿謙歎一口氣,走過去坐到位置上:“婚約害人,曾經我也是這樣你這般不為愛情苦惱,所以,想保持這麼悠閒的生活,最好彆踏入愛情,婚姻。”

傅子俊微怔:“大嫂不是挺好的?何況你的話未免有些身在福中不知福,不少人想結婚、想得到心上人的迴應,還隻是奢望。”

譬如他……喜歡的那人從不知道他心意。

他也從不敢表明……

或許,這輩子隻能看看吧。

傅子俊冇想到,這次大哥大嫂吵架,卻恰恰成就了他的愛情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