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2141章殺劫來襲

不用想,那戰艦上的許多神明和太玄階人物,都是已經被屠有方招攬到的角色。

這倒也正常。

此次古神之路的試煉,但凡能成神歸來的角色,哪個不是同輩中最頂級的人物。

而在神域那些修行勢力眼中,這些成神者自然都成了值得花費力氣招攬的香餑餑。

包括那些太玄階人物也如此。

每個道統都需要新鮮的血液。

擱在神域天下,成神者也是最頂尖耀眼的一波人,遠非神境之下的人可比!

無疑,來自天元道宗的屠有方,把他們也當做了剛踏足神境,要前往神域闖蕩的“新人”。

“三位意下如何?”

屠有方問道。

可還不等蘇奕開口,忽地在遠處地方,產生一陣風雷般的轟鳴聲,震得虛空都在亂顫。

就見一個巨大的黑色葫蘆,橫移虛空,朝這邊呼嘯而來。

“不錯不錯,這裡有三個無門無派的成神者!”

那黑色葫蘆上,立著一群人。

為首的,是個蟒袍赤發老者,身上散發著驚人的造極境威能。

同樣是箇中位神!

“三位,開元道宗的廟太小,你們去了,必定屈才,不如加入我們‘赤鬆劍山’,保管給你們一個大好前程!”

那赤發老者抵達後,看也不看屠有方,直接向蘇奕等人發出邀請。

屠有方臉色頓時陰沉下去,道:“裴章老兒,是我們先來的,你這麼做,是不是太不地道了?”

赤發老者笑道:“搶人嘛,還分什麼先來後到!”

說著,他抬眼一掃那巨大戰艦上的眾人,道:“你們若願意加入我赤鬆劍山,都可以來!我裴章保證,給你們的待遇,絕對比加入天元道宗要強!”

頓時,全場騷動。

當麵挖天元道宗的牆角,可見這名叫裴章的赤發老者何等強勢!

“裴章,你放肆!!”

屠有方徹底怒了,殺氣騰騰。

“怎麼,你還打算跟我動手?”

赤發老者裴章哈哈笑起來,“要不這樣,你我對戰一場,我贏了,那些成神者都讓我帶走,若我輸了,我保證立刻離開!”

屠有方臉色一陣陰晴不定。

“怕了?”

裴章不屑。

屠有方深呼吸一口氣,道:“若動手,我豈會怕了?但,有些話我得提前說清楚!”

他一指蘇奕等人,道:“這些道友都還未曾表態要加入我天元道宗,他們是否跟你走,要看他們自己,我可無法代他們做決定。”

“至於那些答應加入我天元道宗的人,若願意跟你離開,我自不會勉強!”

一番話,擲地有聲,讓許多人動容。

蘇奕都不禁訝然,此人的做派,倒是不俗。

冇有仗勢壓人,冇有逼迫他人做抉擇,也冇有視他人為交換的代價!

這一點,的確值得稱道。

“哼,假慈悲!”

裴章冷笑,“等你敗了,我倒要看看,誰敢不願意和我一起離開!”

一番話,威脅意味十足。

那戰艦上的眾人,臉色都變了。

無疑,若一旦屠有方落敗,哪怕他們這些人不願意,也會被裴章脅迫帶走!

蘇奕微微搖頭,道:“我們走吧,他若敢阻攔,便殺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雒青帝點頭。

這一幕,讓全場愕然。

屠有方都不禁側目,大感困惑,這三位……難道都看不出眼前的局勢嗎?

裴章則吭哧一聲笑起來,“誰敢阻攔,就殺誰?來來來,我倒要試試,你們哪來的狗膽敢……”

砰!

雒青帝抬手一抓,就將裴章抓了過來,如攥住一隻小雞子似的。

全場死寂,人們瞠目結舌。

一位中位神,就這般被活擒了!?

“你運氣很不錯,擱在尋常,你都不夠資格死在我手中。”

雒青帝輕聲道。

裴章滿臉驚恐,張嘴要求饒,下一刻,他整個人就化作一片灰燼,撲簌簌從雒青帝指縫間飄灑消失。

一位中位神,灰飛煙滅!

一股說不出的寒意,如颶風般肆虐眾人心頭,禁不住齊齊打了個寒顫。

人們這才意識到,那被他們視作成神者的灰衣男子,分明是一位了不得的存在!

屠有方倒吸涼氣,也傻眼了。

“哥,你話太多了。”

雒玄機忍不住嘀咕道。

雒青帝怔了怔,溫聲道:“好好好,下次我改。”

說著,已駕馭扁舟,破空而去。

自始至終,蘇奕愜意地坐在那,未曾再說一個字。

可他那淡然從容的儀態,卻讓任何人都無法忽略!

“那位彈指間就將裴章滅殺的存在,僅僅隻充當著船伕般的角色,而那清瘦的年輕人,看似不起眼,可身份必然是最尊貴的!”

屠有方喃喃,“還好,之前我以禮相待,不曾失禮,否則……”

說到這,他渾身都一個激靈。

答案不言而喻,他剛纔若失禮,怕也早已灰飛煙滅!

“那三人是誰,為何會如此低調?”

“不清楚,想來都是神域中的一些恐怖存在吧?”

……戰艦上,人們議論紛紛。

而那黑色葫蘆上,之前跟著裴章一起抵達的強者,全都懵了。

裴章死了,這讓他們該何去何從!?

……

“道友,之前我們為何不和他們一起同行?這樣的話,也可以掩人耳目,不容易被人過多留意。”

路上,雒玄機不禁問道。

“此去神域的路上,怕是會發生不少風波,我若和他們同行,怕是會害了他們。”

蘇奕隨口解釋了一句。

他盤膝坐在船尾處,開始打坐起來。

見此,雒玄機頓時閉嘴,避免影響到蘇奕修行。

時間流逝。

匆匆七天時間過去。

這七天裡,他們一路上遭遇許多天災,有流光星雨、有時空斷層、有詭異的時空霧靄……

他們也算終於見識到了這接引星路的可怕。

便是雒青帝親自駕馭扁舟,當遇到那些天災時,也不敢硬闖,選擇了遠遠閃避。

“僅剩下的這些不朽神晶,最多隻能再支撐我修行一個月時間。”

蘇奕悄然從打坐中睜開眼睛。

當初在試煉天關,他曾獲得上百顆不朽神晶,之後在古神域遊曆那段時間,煉化了一部分。

直至現在,已隻剩下不足二十顆。

這讓蘇奕心生一絲變窮的緊迫感。

冇有充足的修煉資源,以他那龐大到無人可及的大道根基,隻憑勤修苦練的話,萬千年都不見得能突破一個境界。

“隻要抵達神域,當可以解決這個問題,那裡的周虛法則,由最古老的紀元秩序所化,僅僅是天地間瀰漫的神性氣息,便可用來修行。”

蘇奕暗道。

這段時間以來,隨著煉化不朽神晶,他那造物境初期的修為,已隻差一步就能突破至中期。

倒也算得上收穫甚大。

遺憾的是,以後要蒐集到不朽神晶這等絕世瑰寶,註定會變得很難。

哪怕在神域,也隻有那些頂級道統中纔有。

思忖時,蘇奕想起一件事,拿出一個玉瓶。

玉瓶內裝著九玄奪天丹,僅剩下三顆,蘇奕拿出兩顆,分彆贈給雒青帝和雒玄機。

“這等神丹,對我們修複傷勢作用不大,還是道友你留著吧。”

雒玄機笑著推辭。

“聊勝於無,隻要能起到一些作用,也是好的。”

蘇奕不由分說,將丹藥塞給兩人。

這七天時間裡,雖然一直不曾發生什麼凶險,可蘇奕心中卻縈繞著一絲若有若無的危險感覺,揮之不去。

就好像冥冥中被人暗中盯上了一樣。

這讓蘇奕心中凜然之餘,也不由戒備起來。

不過,接下來的路途上,依舊冇有發生什麼。

半個月後。

“按我們的腳程,不出三天,足可抵達神域天下。”

扁舟上,雒玄機期待地說道,“到時候,我倒要看看,相比古神域,當世神域天下有什麼不同凡響的地方。”

“據說,當今神域是距離命運長河最近的地方,我也很期待去走一遭。”

雒青帝笑說道。

蘇奕正在飲酒。

可就在這一瞬,他心中猛地浮現一抹寒意,產生一股強烈的危險預兆。

這是?

還不等蘇奕想明白,冷不丁地,遠處深空中,傳來一道沙啞蒼老的聲音:

“可你們……怕是冇有機會前往了。”

這一瞬,雒青帝和雒玄機霍然抬頭,望了過去。

轟!

遠處虛空,驟然間動盪起來,一片絢爛若銀河般的光如潮水般蔓延而來,遮天蔽日!

那是一個身著銀袍,麵容清臒的老人,行走時,腳下有璀璨的銀色神光湧現,激盪十方,令虛空為之震顫。

釣魚佬!!

蘇奕一眼就認出來者身份,正是靈機神庭的神主級存在靈機老人!

無疑,哪怕他們遮掩氣息,易容換貌,都冇能逃過大敵的搜尋,被對方找上門來了。

“蘇奕,咱們又見麵了。”

靈機老人笑眯眯開口。

相隔還很遙遠的距離,可他的眼眸卻似日月般,牢牢盯上蘇奕。

蘇奕一眼看出,這不是釣魚佬的意誌法身,而是其本尊!

一個早已渡過九次煉道之劫,可稱作是不朽大圓滿境的巔峰神主!!

說話時,靈機老人目光一掃雒玄機和雒青帝。

“若我冇猜錯,這位是失鄉之城主宰雒玄機,這位呢,又是誰,看起來很麵生啊。”

靈機老人眸光閃動,似要看穿雒青帝的底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