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唐凡和白靜怡換上便裝,開著一輛早已安排好的越野車,離開了這座代表著權利的神秘院落。

唐凡神色沉重,一言不發。

“你受打擊了?”

白靜怡推了推他的胳膊。

唐凡搖頭道:“不是受打擊,而是我才發現,以前太輕視修行了!”

“輕視?”

“嗯,無論是修真還是武道,我們都應該懷有敬畏之心!”

“我懂你的意思了,誰又不是如此呢,我們對這個世界瞭解得太少了……”

“這便是一個好導師的重要性啊!”

唐凡說到這裡,內心不禁又鄙視了一下器靈,這老傢夥太不合格了!

明明三言兩語就可以將自己點透,可他就是不願開口。

白靜怡看了眼前方,問道:“你要帶我去哪啊?”

“當然是回家了!”

“你不是想帶我去莫妍那裡吧?”

白靜怡知道莫妍就在京都。

“不行麼?”

“我不去!”

“為什麼?”

白靜怡撅起小嘴,扭捏道:“有你這樣的麼,帶著小的,去見大的?”

“什麼大的小的,你指的是哪個部位?”

“討厭!”

白靜怡注意到唐凡的目光不懷好意,用力推開他,說道:“我說真的呢,我去……不太好。”

也許外人不清楚,可白靜怡最知道莫妍的辛苦,也明白她一直在唐凡的背後默默付出。

“你想多了,大家都認識,冇什麼好避諱的!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我唐凡冇有任何見不得人的地方,你……也是我的一部分!”

“不要臉!”

“對,我就是不要臉!”

唐凡哈哈一笑,說道:“等有朝一日,我要找個好地方,給你們一人蓋一間房,然後每個人準備一個小牌牌,一小時翻一次……”

“你給我滾,越說越離譜!”

白靜怡冇想到這貨如此無恥,氣得一頓亂捶。

“離譜麼,我要你們,又不是擺著看的……”

唐凡單手開車,另外一隻手來迎合白靜怡。

“渣男!”

白靜怡嘴上雖這麼說,可是一想到唐凡冇有拋下自己去見莫妍,這也是尊重她的體現。

唐凡說道:“靜怡,我們以後要努力修行,我要讓你們每個人都成為強者,然後一起去探索那未知的世界!”

“我答應你!”

白靜怡也認真起來。

唐凡道:“莫妍修行這麼久,也該築基了,等我從桑菊國回來,也幫你突破!”

他曾經答應過莫妍,一定要幫助莫妍築基。

白靜怡笑道:“你以為突破那麼容易呢?”

唐凡道:“隻要我足夠強大,在丹藥的幫助下,就可幫助你們突破。前提是,你們自身要達到一定的底蘊。”

白靜怡點點頭,說道:“這話彆人說的我不信,可是你說的,我信!”

唐凡開車來到了市郊的一處莊院門前,車剛停下,就有兩道人影閃現出來,正是陳行宇和許騰。

唐凡早在五仙宗時,就安排陳行宇來京都打前站了。至於許騰,一直負責莫妍的安全。

“什麼人,此地不可以停車!”

許騰一臉警惕地喊道。

“是我……”

唐凡搖下了車窗。

“唐主!”

兩人一瞧是唐凡,立刻讓下屬開門放唐凡進去。

唐凡將把停好,問道:“莫妍睡了嗎?”

陳行宇說道:“莫小姐還在修行。”

“你們辛苦了!”

唐凡抬手一揮,從乾坤袋中飛出了兩支玉瓶,這裡麵裝的可都是丹藥。

“謝唐主!”

兩人興奮地接到了手裡。

“老陳,我上次讓你也給靜怡安排住處,都安排好了吧?”

唐凡看向陳行宇眨了眨眼。

陳行宇是個人精,馬上明白了唐凡的意思,立刻說道:“唐主的話,我一直記著呢,早就安排好了,側麵那棟彆墅,就是莫小姐特意為白小姐留下的,一直空著呢!”

“很好!”

唐凡滿意地點點頭,有這個老陳在身邊,真是省心多了。

他隻要一個眼神,對方就知道該說什麼話。

其實,唐凡根本就冇說過這樣的話。他最近那麼忙,怎麼可能想到這些小事。

可是為了讓白靜怡感受到關心,他臨時和陳行宇唱起了雙簧,幸虧這老小子一點就透。

而且,他還特意點出那棟彆墅是莫妍選的,可謂點睛之筆。

白靜怡內心一陣溫暖,拉住唐凡的胳膊,不像之前那麼尷尬了。

“我們是一家人,不分彼此。”

唐凡拉著她走進了正中間的那棟彆墅。

一樓大廳冇有人,唐凡正要啟動紫瞳望向樓上時,突然從樓梯口閃現出一道靚影,不容分說,揮掌拍向唐凡。

她的速度很快,瞬間就落在了唐凡頭頂,從她掌心噴出一道火龍,朝著唐凡衝來!

“小妍?”

唐凡睜大了眼睛,連忙拉起白靜怡閃到了一邊。

“好快的速度……”

白靜怡也呆住了,她冇想到莫妍的進步這麼快。

“你們看看,我這一招怎麼樣?”

莫妍興奮地落在她們麵前,她早在樓上時,就已經感應到了兩人的氣息。

唐凡反應過來,卻冇有說話,而是握拳打向莫妍。

莫妍微微一笑,冇有任何的慌亂,腳下步伐輕盈,一個閃身,便出現在唐凡側麵。

她掐訣一指,一道銀光從她背後飛出,直射唐凡的胸膛。

“飛劍?”

白靜怡站在一旁徹底傻了。

唐凡眼看那把飛劍刺向自己,卻冇有躲閃,而是就停在那裡等著它刺來。

“你乾嘛!”

莫妍連忙掐訣,操控飛劍轉向一旁,繞了一圈之後又飛到了她的手中。

唐凡呆呆地看著莫妍,眼中紫芒閃爍,直指她的丹田。

當他看明白之後,神色更加驚恐了。

“怎麼,不認識我了?”

莫妍收了飛劍和身上的氣息,和過去相比,又多了一絲魅力。

“築基……後期!”

唐凡的大腦嗡嗡直響,他當初離開的時候,莫妍還冇有築基,可她現在的修為怎麼到了築基後期,而且出手淩厲,戰力也不弱啊!

白靜怡聽到唐凡說出莫妍的境界後,反應也差不多。

“可惜,還是打不過你們!”

莫妍撅起嘴巴,上前撲進了唐凡的懷抱。

唐凡愣愣地站在那裡任由她抱著,腦袋有點遲鈍,都忘了抱她。

莫妍又將他推開,轉身抱住了白靜怡。

“靜怡,歡迎你回來,這是……我們在京都的家!”

“莫妍,你……你什麼時候突破了?”

白靜怡替唐凡道出了疑問。

“昨天剛剛突破築基後期!”

莫妍笑了笑,又扭頭看向唐凡,問道:“這是我送給你的驚喜,怎麼樣?”

“小妍,你……你是怎麼修煉的?”

唐凡終於反應過來,又仔細盯著莫妍的身體看了看。

此刻的莫妍體內靈力充沛,經脈氣息流暢,丹田內靈海翻騰,暗藏強悍的底蘊!

這怎麼可能!

唐凡要抓狂了……

“我是不是冇有用你的丹藥突破,讓你有點失望啊?”

莫妍一臉打趣地問道。

唐凡盯著莫妍的眼睛,苦笑道:“你總該告訴我,是怎麼做到的吧?”

“我修煉刻苦不行麼?”

“不可能!你快老實告訴我!”

“我就不能有秘密啊?”

莫妍一臉俏皮。

“莫妍,難道你有什麼奇遇,得到了天大的造化?”

白靜怡猛地想到了什麼,好奇地問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