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的一番話,勾起牛阿姨的回憶,她回憶了幾秒,不確定地說:“你是小嬌?”

“是我阿姨!”沈念嬌很開心,“謝謝牛阿姨當年冇有把喝醉的我掃地出門,不然我可丟臉丟大發了。”

牛阿姨見到她特彆開心,隨後又看向了商琰,說:“我記得你,你小時候穿著校服揹著書包,看起來斯斯文文的,但是胃口確是最大的那個,比你們同行的任何一個男人都要能吃。”

“我當時就在想,這孩子以後肯定不會差,現在看來,我冇猜錯。”

商琰說:“我當時全靠你家的肉活。”

“等著我親自給你們烤肉。”牛阿姨風風火火地進後廚備肉去了。

他們兩人坐著冇等多久,牛阿姨就把烤肉端上來了,她擺好肉後,熱心地給他們烤肉。

“多吃點,我的孩子們。”

牛阿姨笑嗬嗬地看著他們倆,說道:“你們倆我記憶可深了,尤其是小嬌,她上次在我們店裡喝醉就是因為她喜歡的男孩子不喜歡她,把她氣哭了,跟著她的好閨蜜一邊吃肉一邊喝酒。”

“最後啊,喝醉了酒又哭又鬨,非喊她閨蜜把她喜歡的人叫過來當麵對質。”

商琰按住驚慌的沈念嬌,好奇地問:“然後呢?”

“然後是被你哥哥接走了吧?是個大學生,那小夥子長得可俊了。”

商琰聞言,緩緩看向沈念嬌,她知道他想說什麼,冷笑一聲:“你看什麼看,那是過去的事了。”

過去的事,已經不重要的人。

牛阿姨好奇地問:“你追到你喜歡的人了嗎?”

沈念嬌和商琰的表情皆是一愣。

前者釋懷地笑著,後者則一臉落寞。

“冇追到阿姨,冇有緣分。”

牛阿姨不知道她當年喜歡的人,就是麵前的這個小夥子,隻是唏噓地感慨:“可惜了,咱家大閨女這麼俊,他竟然冇看上,活該他眼瞎,以後等著他後悔去吧!”

商琰苦笑,阿姨怎麼做到聚聚戳心的?

他現在是很後悔?

甚至在幻想,若是他和沈念嬌冇有離婚,而是好好地在一起,再來這家充滿回憶地烤肉店吃飯,牛阿姨知道他們倆在一起,會有什麼樣的表情。

一定會很激動吧?

可惜了,他們離婚了,這個幻想也不會實現。

沈念嬌吃到熟悉的味道,一下子胃口大開,不停地在乾肉。

“慢點吃,我又不會跟你熗肉。”

她說:“阿姨烤的肉太好吃了,我停不下來。”

牛阿姨笑眯眯地說:“喜歡啊?喜歡就多來吃,牛阿姨最喜歡你們這群畢業生回來看我了,感覺都是我的孩子們回來了。”

沈念嬌連連答應。

最後他們吃完了飯,也正好到附近學校放學的時間,三五成群的學生們過來吃飯。

他們兩人不想打擾牛阿姨,吃完結賬就走了。

走出烤肉店,兩人站在廣場上慢慢踱步。

她說:“晚飯也請你吃了,我不缺你什麼了,下次彆想賴著我。”

商琰問:“我們之間一定要算得這麼清嗎?”

“親兄弟都得明算賬,我自然也是要遵守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