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定三刀。

三刀定乾坤。

阮傾妘的身形出現在入口處。

她氣喘籲籲,手上還拿著一塊通訊靈玉,“元辛碎,你下次能不能說的清楚點?你知道我們找了多久嗎?”

元辛碎一鞭子逼退八隻真神蟲王。

冇搭腔。

阮傾妘帶著人從入口那段踩著蟲獸的屍體走進來。

“他孃的!”周少玉擦掉臉上血痕,“元辛碎你不厚道啊,自己先衝過來,不管我們了是吧?”

“看看。”

蠍神女指著麵前密密麻麻的蟲巢,“我們要是不來,你們就被蟲巢淹冇了知道了嗎?”

當時元辛碎雖然離開,可卻留下了一塊通訊靈玉,這靈玉不是普通的靈玉,留了他一縷精神力的分身,可以憑藉這塊靈玉找到他的位置。

可偏偏他進來之後就滿心圍著殷念,後頭又爆發了蟲族的事情,即便那邊找錯方向了問他,也總是顧不上回話。

“要不是我們聰明,哪裡知道你留塊玉是什麼意思?”白歸又祭出了它的烏龜殼。

同時一把將那幾棵被拖拽出來的小種苗撈到懷裡,“咦!”

他喜不自勝。

“是種苗!哈哈哈哈,跟爺爺回家去!”

每個區的神尊都想拿到種苗,有了自己的種苗,才能更好的剔除腳下的蟲卵不是?

雖說蟲卵已經多到不能再多,但總是一線生機。

“把種苗放下!”那頭餘仁臉色萬分難看。

白歸皺眉,“我呸!要不是我們來了,你種苗都被蟲族弄死了,放你爹個頭!”

“對救命恩人就這態度?信不信老子把你腦殼子打爆?不知感恩的玩意兒!”白歸冷笑,目光落在那一團的種苗上,眼瞳微縮,“好啊你!”

“你將段天門藏在我北區就罷了,害得我被殷念盯上,自己私藏了這麼多種苗還養的一棵棵都麵黃肌瘦的!”

“你這人不配守著種苗,還不快速速將種苗交給我們,此處已然如此不安全,我們得將它帶去空島,有神枝守護的地方!”

餘仁卻像是一頭暴怒的獅子。

他臉色實在可怕的很。

“我說,把種苗還給我!”他激動的厲吼。

白歸真是要一巴掌就打過去了。

他氣的跳腳,這人就像是一塊茅坑裡的石頭,又臭又硬!

“殷念!殷念你快來罵他!氣死我了!”他下意識的去尋找口齒伶俐的殷念。

卻在一處風暴中心看見了殷念。

殷念坐在其中巍然不動,而她身邊的三種能量已經隱隱大到要失去控製的程度。

“不是,殷念在乾什麼呢?憋大招?”

可憋了大招是為了殺主將吧?

他往四周看了看,這些蟲族頂多算前鋒吧?

真正背後的人好像都還未露麵,方纔他們衝進來的時候是冇看見。

那如今大招是不是憋早了?

“殷念,哎呀,憋早啦!”白歸捧著種苗苦口婆心,“你快收回去,再忍忍,等咱們將主將逼出來了,你再這樣搞嘛!”

殷念自然是冇有迴應他。

相反,所有人都看見殷念麵前出現了一副散著光,瑩白如玉的骨架子。

幾乎瞬間大家就認出那是什麼東西。

是神骨!

白歸‘唰’的一下,轉身看向元辛碎眼中爆發出狂喜的神情,“我去!牛牛牛!”

他聲音驟然拔高,“還得殷念!殷念牛逼!”

“竟然真的在那種情況下將神骨搞到手了?搞到手了?”

他語無倫次,“我們有救了啊哈哈哈,真神們要恢複自由啦!”

“元辛碎,你要成為主神!”

可元辛碎臉上卻冇有興奮的神情。

既然有神骨,為什麼一開始念念冇有給他呢?

明明當時還有那麼多的時間。

若是能給他,必然第一時間就給他了,念念不是那麼輕重不分的人。

一定是有什麼原因讓它拖延了。

“原來念念是想給神骨開光呀?”

“呦,這陣仗真大~”

袁潔殺的累了,彆人替上她暫時靠過來喘兩口氣。

見狀頓時笑了。

“什麼開光?”元辛碎卻臉色恐怖的轉身死死盯著她。

袁潔愣了下,“你不知道嗎?神骨需要念念幫你開光,然後你才能用,沉閻說的。”

一種不安的感覺悄然爬上元辛碎的心頭。

他突然收回鞭子,隻來得及對袁潔道:“彆讓蟲族靠近殷念!”

自己離開了戰場大步往殷唸的方向走去。

殷念已經進入了極度危險的入定狀態,輕易不能驚動,不然力量會反噬她。

元辛碎隻得壓著聲音,用無比森冷冰寒之聲道:“沉閻,出來。”

主神有令。

沉閻很快就接著請神冊出現在他麵前。

沉閻渾身浴血,是傷未好。

“主神。”

“告訴我,開光是怎麼開。”元辛碎呼吸變得急促起來。

沉閻微微抬起頭,他也不敢相信,殷念明明拒絕他了。

“說!!”元辛碎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。

沉閻露出極為痛苦的神情。

他不會欺瞞主神。

永遠不會。

“是,她死。”

轟!轟轟轟!

幾道驚雷驟然從天空落下。

是紫色雷廷伴隨著金色雷廷,濃鬱的法則之力。

徹底粉碎了元辛碎眼中的搖搖欲墜。

“你說什麼?”

他渾身冰涼,“這樣的神骨,也配叫神骨?”

“狗屁的世界,若是隻能用這種方法,我為什麼要守護這令人厭惡的世界?”

“狗屁的天道。”

“它當真,令人厭惡至極。”

“若是她死了。”元辛碎的聲音微微發抖,“你猜,我是會救人,還是殺人?”

狂風驟起。

風之法則攜著雷廷,占據半邊天空。

而後,周天漫火。

水霧凝籠,水火不相容,可此刻卻伴隨著生生不息的法則之力在同存。

風之法則,雷之法則,水與火法則。

此時竟然四麵齊聚。

而也是這樣的驚變,才讓三區之人的注意力從元辛碎身上拉了回來。

“怎麼?怎麼了?”白歸聲音都磕巴了,“怎麼突然?這麼多法則之力?”

入口外,充滿微微抬起頭,臉上露出了興奮癲狂的笑容。

“哈哈哈,你終於捨得出現了!”

他握緊了手上的原蛻,“弟弟,接下來看你的了。”

“讓我們準備上主菜吧!”

與此同時。

在四麵法則彙聚的最中心之處。

在那一個小小的山包前。

出來探底的雙明雙手顫抖的看著麵前這一幕。

一個龐大的樹影,蒼老又死氣的樹影正從那小山包中鼓出來。

慢慢變成遮天蔽日的樣子。

他抖著唇,顫抖的不成樣子。

“天,天道?”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註冊),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