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因為有太過於誇張頭紗,他看不清女孩子的臉。

但——

琪寶催促道:“爹地,你愣著乾什麼呀?快來拉媽咪的手呀。”

四個小崽子左右看看,爹地不會反悔了吧?

慕西爵聽著小崽子嘰嘰喳喳,感覺一千隻鴨子一般在耳邊吵吵,催的頭暈目眩。

最終,他也隻能黑著臉,薄冷的禮貌一勾。

“抱歉,小姐!”

“嗯,沒關係!”女人甜美的嗓音響起。

刷——

氣氛一片死寂。

四個小崽子齊刷刷的石化在了原地,一個個驚訝地張大了小嘴。

陌生的聲音,不是媽咪?

“額......”

“emmmmmm!”

接著便是大型社死現場。

四個小崽子滿臉的不知所措,尤其是琪寶和慕淵,兩人眼睛睜的圓溜溜的,像戴了美瞳。

這時,女人輕輕掀開麵紗,衝著慕西爵抱歉一笑,隨即,她轉過身子,看著可愛的四寶,眼中溢滿了羨慕和喜歡。

“小傢夥,認錯人啦,我不是你們媽咪。”

“鵝鵝鵝......”

“對不起啊,阿姨!”琪寶撓了撓頭。

璽寶也尬笑。

慕淵揪扯著小臉。

胤寶也尷尬的睜圓了眼睛。

不過他們很快變神同步。

四個小傢夥齊刷刷的90度鞠躬,奶聲奶氣的嗓音異口同聲的響起,“對不起,漂亮阿姨!”

女人眼中羨慕更深了,她的心都要融化了。

“沒關係小傢夥,希望我的小孩子也像你們這麼可愛。”

“一定會的!”

慕西爵淡淡的說道。

畢竟,能美到可以和晚晚相媲美的女人,基因不會差的。

女人回頭微微一笑,“謝謝先生,借你吉言,新婚快樂。”

慕西爵微微點頭,“新婚快樂!”

而倆人的這一幕,全部被從房車裡麵的女人收入眼底。

踩著十厘米恨天高,獨自一人好不容易走出房車的江晚晚,本來就夠鬱悶了。

結果卻看到了這一幕。

她滿臉的不可置信,蹙起了眉頭。

這個沾花惹草的傢夥!

他們這還冇結婚呢,就不懂得分寸。

江晚晚幾步朝著這邊走了過來。

但,有個男人比江晚晚更快到達兩人身邊。

“蘇蘇......”

男人喊著女人的名字,隨即瞪視著慕西爵,一臉的敵意,“先生,巧了,也是來拍婚紗照的?”

慕西爵俊臉緊繃,眉峰冷冽冇搭理他。

男人多少有點氣急敗壞,“既然是來拍婚紗照的,就應該知道自己的身份,你可是彆人的新郎,光天化日把我的新娘牽走,你想做什麼?”

男人緊緊拉住叫蘇蘇的女人的手,不準蘇蘇說話。

慕西爵不耐煩的蹙眉,抬起手腕看時間,嘴角冰冷,“說夠了嗎?”

男人見慕西爵如此態度,被激的麵紅耳赤,攥緊了拳頭,“你......你這個欠揍的傢夥!”

四個小崽子,傻眼了。

這,這是要乾架麼?

就在這時,江晚晚踩著跟鞋,提著飄逸飛揚的白色婚紗裙襬大步走了過來,纖細的聲音不悅的響起,“慕西爵,乾嘛呢?”

哼!

遠遠的,她就看見,他和人家彆人的新娘挨的這麼近,而且還在低頭說些什麼。

還有,再看旁邊攥著拳頭的要打他的男人,大庭廣眾之下就不知道和彆的女人,保持點距離嗎?

還當著人家新郎的麵。

她踩著高跟鞋走路不便,在裡麵等了半天不見人影。

敢情是來這裡和美女寒暄來了。

場麵氣氛一度很尷尬。

那名男士攥緊著拳頭,江晚晚吃醋的叉著腰。

四個小崽子見大事不妙,忙相互使眼色。

璽寶一個眼神。

很快,四個小崽子分彆抱著四個人各自的大腿。

琪寶抱著那名優雅的美新娘,“阿姨,對不起嘛,是我們認錯了媽咪。”

女人溫婉笑著揉小傢夥的腦袋,“阿姨不生氣,小丫頭。”

慕淵無聲的拉著慕西爵的手,穩住他的情緒。

璽寶過來,環著雙臂,挑釁的看著攥著拳頭的男人,“叔叔,你確定要跟我爸爸較量嗎?”

言外之意,你打不過他。

男人眼中不服更勝了,“你這小鬼頭,讓開!”

璽寶站在原地不動,兩人大眼瞪小眼。

胤寶過來拉著江晚晚的手,一本正經的說道:“媽咪,不要生氣,是我們認錯了媽咪,你跟阿姨身高身材很像,我們認錯了。”

胤寶的話,江晚晚自然是深信不疑。

“什麼情況?”

胤寶又一五一十的講了過程。

江晚晚聽完,“噗嗤”一聲忍俊不禁笑了出來。

小傢夥認真的解釋也傳到了正在生氣的男人耳朵裡,男人臉色微微變了變。

女人這時上來挽住了男人的胳膊,“好了,老公,彆鬨了,一會兒錯過最佳拍照景色了。”

男人臉色這才緩和,“嗯,好!”

江晚晚也無奈的走上前對兩人致歉,“小姐,先生,原來是孩子搞錯了人,抱歉了啊,也祝你們新婚快樂!”

女人笑著擺手,“謝謝,也祝你們新婚快樂!”

男人這才半不情願的對江晚晚和慕西爵和解,“也祝你們新婚快樂!”

四人寒暄後,男人帶著女人朝著另一個方向離開了。

慕西爵這纔看著眼前這個剛剛氣的吹鬍子瞪眼,一會兒卻又笑出眼淚,美得不可方物的新娘。

江晚晚一襲潔白的婚紗,層層疊疊的裙襬飛揚,襯托著她宛如天上下凡的花仙子。

美麗,優雅,大氣。

慕西爵那張冰山臉便瞬間有了溫度。

他緩步上前,體貼的扶住了她,沉聲說道:“你剛剛吃醋的樣子,咳......很可愛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