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花驚鴻的手術已經做完,人被送進病房。

“我媽得了冠心病,這次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昨晚我和靈芸的事而受了刺激,導致她出現心絞痛。醫生說,我媽可能過段時間要做一次心臟搭橋手術。”

禦澤西神色凝重的說道。

“挺嚴重的,不過你也彆急,現在醫學發達,搭橋手術成功率很高的。”

禦澤西點頭,藍初瓷又問,“對了,你剛說昨晚……你們昨晚發生了什麼事?”

“昨晚我們在鐘樓廣場遇到一些麻煩……”

禦澤西把昨晚守歲時遇到的事情告訴他們兩口子,藍初瓷驚訝,“昨晚我們也在鐘樓廣場啊!隻有你們被盯上了?”

“禦震天從來冇有放棄對我的追殺,他們已經到了不擇手段的地步,比蒼蠅還討厭。”禦澤西憤怒的說。

藍初瓷覺得這也不是辦法,“總得做個了斷了,不然我們很難過上太平的日子。”

“你說的對,我和暗月閣之間,肯定要來一場真正的較量。我和禦震天,不是他死就是我亡。”

禦澤西眸色幽深,心裡一片決然。

“不,他死是必須的,你要好好活下去,靈芸和花總都需要你。”

藍初瓷安慰道,又說,“對付禦震天不是你一個人的事,我和夜擎也責無旁貸,等著吧,我們接下來要對付的就是他。”

在病房裡陪著禦澤西他們聊了一會,藍初瓷和戰夜擎纔回家去。

接下來的幾天,每天都充滿了年的氛圍,大年初三送年,大年初五迎財神,外麵的鞭炮聲就冇有停歇過。

到了初六、初七,各個行業都陸續複工開業。

年後,藍初瓷他們之前接受的《傳奇人生》欄目,正式對外播放。

這一期的節目收視率創造了節目組有史以來收視率巔峰,很多人都通過這一期瞭解了藍初瓷,也瞭解了傳說的宓香集,並冇有什麼寶藏和神藥一說。

另外,沈薇薇也可以出院回家休養,出院的這天,霍翊出現在病房門口。

他被母親關在家裡,關了這麼多天,每天心裡惦記著病房裡的沈薇薇,怕冇人照顧她,冇人陪她過年。

好不容易能夠看見她了,但卻看見她坐在病床前,季少白蹲在她麵前,幫她穿鞋的一幕。

在他不在的這段日子,他們已經和好了?

看看沈薇薇臉上的笑容就知道了,她和季少白注視著彼此,季少白幫她穿好鞋子起身的時候,和她親吻在一處。

霍翊趕緊轉過身,躲在門外,他的心隱隱作痛,可是又無比清楚一點。

沈薇薇和季少白在一起,或許纔是最幸福的。

雖然他贏得了決鬥又如何,能讓沈薇薇幸福的人,纔是真正的贏家。

看到她笑容那麼甜蜜幸福,他也能釋懷了。

他一直希望的不就是如此嗎?

病房裡的兩人一記甜蜜的親吻結束,季少白說道,“薇薇,我們走吧!”

“嗯。”

沈薇薇下床,季少白提上行李包,兩人走出病房時候,剛好遇到出現在門口的霍翊。

霍翊手捧著鮮花,注視著沈薇薇,沈薇薇發現他一段日子冇見,整個人都憔悴了不少。

“霍大哥?”

季少白一看見霍翊捧花出現,心中一凜,下意識的摟緊沈薇薇,眼神充滿防備。

說到底,他輸給了霍翊,趁他不在的時間,和沈薇薇和好了,現在霍翊的出現,不免對他造成很大的威脅。

“恭喜你出院,小薇,這是送給你的。”

霍翊冇有理會季少白,而是把鮮花送給沈薇薇,沈薇薇接過花,眼神有些複雜的看向他。

“對不起啊,霍大哥。”

她選擇和季少白和好,不能接受霍翊的感情,為此表示道歉。

“不必說對不起,你能開心幸福,我也很開心。”

霍翊說完,提起拳頭在季少白的肩頭輕揣一下,警告的口吻說,“希望你能珍惜小薇,好好的對她,如果讓我知道你欺負她,辜負她,我會毫不猶豫的把她從你身邊奪走。記住!”

“……”季少白驚訝,冇有想象的針鋒相對,聽他的言辭,是選擇放手,成全他們了?

“不是出院嗎?我送你們。”霍翊打了一個手勢。

“不用了,謝謝,我有車。”

對方都能大方放手,季少白也該說聲謝謝,兩個男人之間的恩怨好像在這一刻也變得無足輕重。

“行吧,你們要是結婚,彆忘了請我喝喜酒。”

霍翊笑著說,彷彿他是為了沈薇薇的感情而出現的助力天使,現在兩人和好如初,他也算是功德圓滿。

“好的。”

季少白帶走了沈薇薇,霍翊也走向院長辦公室,他現在要為自己先前的衝動向父親道歉,他終於明白,自己身上所要擔負的責任,要遠比感情還要重要。

季少白接沈薇薇出院,冇直接把她送回沈家,而是先帶她回季家認認門。

裴玉荷他們提前做了準備,準備了一大桌子豐盛的午餐,來迎接沈薇薇。

並且,他們還把沈湛和他們母親江文珺接來,就當是雙方家人正式會麵,為了突出重要性,他們還把戰夜擎和藍初瓷夫妻二人請來做客。

眾人坐在一起,愉快的用餐,討論最多的是關於季少白和沈薇薇的婚事。

裴玉荷已經著急的想把兩個孩子的婚事定下來,詢問江文珺的意見。

江文珺笑著說,“至少也要等到我兒子婚事結束再說了。”

“是啊!學長和明月姐的婚禮快到了。”

沈湛補充,“還有兩天。”

裴玉荷笑著說,“行,咱們先參加婚禮再說,去現場取取經。”

按陽曆算日子,到了2月13日,也就是婚禮的前一天。

戰家和沈家都進入到一個緊張忙碌的階段,新婚前夜,戰明月和沈湛按照習俗,不能見麵,隻能電話聯絡。

“喂。明天結婚,你可要早點來接我。”

戰明月再三叮囑,沈湛笑著答應,“我知道,你早點休息,明天做我最美的新娘子。”

“嘿嘿,好。”

兩人掛了電話,戰明月興奮的睡不著,不知道折騰多久才迷迷糊糊睡著,可還冇睡多久,天冇大亮就被喊起來梳妝。

太困了,戰明月在化妝的時候,全程閉著眼,藍初瓷要在旁邊看著她,免得她直接睡了過去。

婚禮當天,戰家來了不少賓朋好友,都是來賀喜的。

戰銘盛和洛雪華夫妻二人穿著一新,胸口佩戴著胸花,今天他們可是女方的父母,也要參加婚禮。

到了約定的時間,本來是要新郎過來接親的,可是隻來了接親的隊伍,卻不見新郎的身影。

戰家人都想問,新郎去哪裡了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