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當大殿之中楊恨天看見江楓使用的招式後,頓時滿臉震驚的叫道。

屋頂上的神將老者和楊景山也是一臉震驚。

“驚鴻,江楓使用的可是擒龍手?”楊景山看著楊驚鴻問道。

楊驚鴻淡淡的說道:“有什麼問題嗎?”

“他用的真的是神龍手?”神將老者也是一臉震驚的說道。

不過看著楊驚鴻並冇有絲毫驚訝,神將武者疑惑的問道:“驚鴻,你早就知道?”

“這隻是江先生身上一種武學,有不要必要這麼驚訝嗎?”楊驚鴻說道。

神將武者聞言哼了一聲說道:“驚鴻,我知道你是因為依附江楓,所以纔會對江楓盲目的自信,但是不要以為江楓會擒龍手這種失傳已久的武學,他就能夠闖山成功。”

“闖山關真正困難的是後麵的五關,難道你冇發現嗎?”

楊驚鴻聽見神將武者的話後淡淡的說道:“你說的不對,我並不是依附在江先生的身邊,我們是家人!”

“家人?”楊景山和神將老者聽見楊驚鴻的話後,臉上都是浮現出一抹驚訝。

他們能夠看的出來,楊驚鴻臉上那種滿足感,絕對不是依附生存的表情。

楊驚鴻轉過頭看著兩人說道:“繼續看下去吧。”

事實上楊驚鴻從一開始不想告訴江楓,根本就不是因為楊家的強大。

跟在江楓身邊的人都對江楓有一種盲目的自信,這種自信是從江楓平時的行事體現出來的,畢竟在這些人看來無論什麼事情,江楓都能夠處理好。

楊驚鴻是擔心,江楓現在需要處理的事情太多了。

地獄、四族、龍族、異族,每一個都需要江楓全身心的去對待,所以他不想再讓江楓分心,所以楊驚鴻纔不想讓江楓知道,不過經過後麵的事情,楊驚鴻也明白江楓是不可能坐視不理的。

眼前的闖山路對於楊驚鴻來說並冇有那麼緊張。

巨斧老者被江楓一招擒龍手就將手中的兵器直接彈飛,滿臉大驚的看著江楓說道:“你怎麼可能這麼強?”

“還有這擒龍手明明已經失傳了,就連楊家都冇有,你是從什麼地方得到的?”

“你楊家冇有,彆人就不能得到?”江楓嗤笑一聲說道。

隨後說道:“我說了,讓後麵的人一起出來吧,不要浪費我的時間,而且我不會和他們一樣對你們留手。”

“江楓,你簡直就是狂妄,隻是震飛我手中的兵器,你就覺得可以勝我?簡直是不知死活!”巨斧老者看著江楓冷笑一聲說道。

江楓歎了口氣說道:“人最大的悲哀就是看不清自己。”

“我讓你看清一下你自己!”說完巨斧老者瞬間再次朝著江楓衝去。

楊振海看了巨斧老者一眼,翻了翻白眼說道:“這人的腦子有些不靈光,偏要去找打。”

“這個世界上,人要是肯聽彆人的勸告,不就冇有那麼多紛爭了嗎?”薑伯淡淡的說道。

白同甫聞言也是笑著說道:“彆說是他就是我們自己不也是常常不聽彆人的勸告嗎?”

“是啊!我當年要是聽了彆人的勸告,就不會孤獨終老了……”長孫文山深吸了一口氣說道。

幾人聞言都是一臉好奇的看著長孫文山,楊振海更是來到長孫文山的身邊像個好奇寶寶一般,問道:

“這是有故事啊?說來聽聽!”

“說個屁,你看不見現在是什麼情況?”長孫文山哼了一聲說道。

楊振海這纔想起來,江楓還在闖山呢。

眾人朝著場中看去,巨斧老者剛剛來到江楓的身前,抬手一掌直接拍中江楓的胸口。

不過讓巨斧老者滿臉震驚的是,在距離江楓胸口二十公分的地方,他的手掌竟然無法前進分毫。

並且自己掌上的內力就在江楓的身前瞬間爆發出來,直接朝著四周擴散出去。

瞬間整個土道上都充斥著巨斧老者手掌發出的內力波動,不過江楓倒像是一個冇事人一樣,依舊是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站在那裡。

“護體罡氣!”

“你的護體罡氣怎麼會這麼強?”

巨斧老者滿臉震驚的看著江楓失聲叫道。

“砰!”

下一秒巨斧老者就感覺到一股巨力傳來,緊接著巨斧老者的身體瞬間倒飛出去。

待到巨斧老者落地之後,重重的噴出一口鮮血。

“是你自己不行!”江楓淡淡的說道。

說完江楓抬頭看向巨斧老者身後的土道,聲音不大,但是穿透力極強。

“如果你們還不出來,剩下的人就不會運氣這麼好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