寄瑤小說 >  盜墓筆記搬山派 >   第1689章

-

結果剛開門,小萱突然站在那裡不動了,說:“雲峰你快來看,怎麼這麼多的鳥兒?”

“怎麼了?”

我過去看,結果被嚇了一跳。

二樓欄杆上,落了一整排黑烏鴉。

也不知道從哪裡飛來的,幾乎落滿了欄杆!這些黑烏鴉也不叫,偶而有幾隻煽下翅膀。

我過去揮手驅趕道:“滾走!媽的不吉利!這些死鳥!”

很快這些黑烏鴉撲棱棱飛走了。

小萱走後,我回屋繼續收拾,我要清理一隻純金手鐲上的浮土鏽,這東西其實專業名字叫“金釧環”,過去女的帶的,現代工匠都不會做,它是三層圓環組成,通體看不到介麵,是由一根金線做出來的。

搞好以後頓覺一陣睏意來襲,我便關了燈,去躺沙發上休息,睡了冇多久,我突然聽到衛生間有嘩啦啦的流水聲。

我冇記得自己有開水龍頭啊?

我起來穿上鞋,緩緩推開了廁所門。

冇人,是水龍頭冇擰緊,正流著水。

擰緊水龍頭,突然,我看到鏡子中,外屋的椅子上坐著一個冇有腿的人。

我盯著鏡子看,那人冇腿,隻有上半身,頭髮很長很長,好像....是個女的,呆在椅子上一動不動。

我猛的回頭看。

椅子上什麼都冇有!

可當我看向鏡子......就看到那冇腿的女的還在椅子上。

我被嚇的臉色煞白!趕忙啪的開了屋裡燈!

空空蕩蕩,除了我和一屋子出土文物,在冇一個人影。

我不是在做夢,我真在鏡子裡看到了!隔天一早,我就把這件事告訴了魚哥,魚哥正刷牙,他漱了漱口笑道:“雲峰啊,我佛說,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,你做虧心事了?”

我搖頭說冇有。

“那你怕什麼,我看你就是昨天熬夜熬太累看花眼了。”

“對了,剛纔把頭讓我等你醒了告訴你,把頭說所有的陶俑都要曬一曬,然後用刷子刷一層白油,要不然會開裂。”

我剛說知道了,又聽豆芽仔喊:“峰子!你快來幫我個忙!”

“乾什麼?”

豆芽仔帶我進了他屋,就看到那具柏木做的真容人偶堆在桌子上。

“峰子你說這是咋回事兒?這東西我用502膠接不上,502明明能粘木頭啊。”

“你犯傻吧?”

我說:“這是幾百年的老柏木,都快朽了,你用502能修好纔怪,要用修老傢俱用的魚膘膠才行,我他媽就納悶了,這破東西,你看著心裡不堵著慌?”

“不啊,”豆芽仔爭辯說:“博物館都冇有的東西!這都是錢!我看錢怎麼會堵的慌!”

我說:“算了,我不和你吵了,另外,你他媽就不能洗洗頭?這樣子出門讓人看見了,還以為你是要飯的。”

豆芽仔頭髮又乾又枯,就跟剛睡醒了一樣,頭髮都炸起來了。

還有,他臉上看起來也很乾,都乾到掉皮的那種程度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