開學前一天,我媽把她親自下廚做的排骨裝愛馬仕包裡給我,她說這是她對我最深沉的母愛。

誰家母愛是卻黑發苦的小排骨啊?

但在我媽的逼迫下,我還是把裝著排骨的愛馬仕帶上了。

沒想到,我背著愛馬仕的照片被人拍下來發到新生群了,等我發現的時候新生群訊息已經 99 了。

愛馬仕,還是鑽釦的,不算配貨都幾十萬了吧。

上學背愛馬仕有點過分了啊。

別仇富啊。

大家討論的太熱情了,我沒敢說話,想著開學新鮮事多,聊聊也就過去了。

但是我太低估同學們八卦的熱情了,儅天晚上校園網就有人扒出來愛馬仕的持有者了。

室友王薇拿著手機看最新進展,突然大叫一聲:薛蓉,原來你就是那個愛馬仕啊?

我剛喝進嘴的可樂差點噴出來,啊?

另一個室友薛蓉正在敷麪膜,過了半天小聲說了句:你們不要說出去哦。

哦呦,我挑挑眉,有意思啊。

在王薇的鼓動下,薛蓉在新生群發了條訊息:哎呀不要傳這張照片了,我答應家裡要低調的。

okok,懂。

富婆竟在我身邊啊!

富婆通過一下好友唄,沒別的意思,就是想看看有錢人的生活。

我看了一眼薛蓉桌子上的高倣香奈兒 CF,忍了忍沒出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