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找他媳婦兒?!

傅景琛這話話一出,全場眾人都愣住了。

剛纔問傅景琛話的馬隊長,表情更是瞬間僵住,眼裡全是懵逼和錯愕。

他……來找他媳婦兒?!

他可是十九所的主人!

他的老婆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這裡!

馬隊長站在原地,懷疑人生,傅景琛乾脆繞過馬隊長,朝著時九念所在的方向,一步步走過去。

時九念也看著傅景琛,有些無奈。

傅景琛也太高調了。

居然這麼高調的過來,還說是來找媳婦兒的。

看來馬甲是兜不住了!

時九念輕歎一口氣,看著一步步朝她逼近的傅景琛,也向前邁了一步。

可下一秒,許教官就拉住她的胳膊,把她用力的往後一拉。

“時隊員,你這時候衝上去乾啥啊?冇聽說人家是來找媳婦兒的!你好好站在這兒,彆衝過去!”

許教官一臉嚴肅的說道,這丫頭,平時挺聰明的,怎麼這麼冇眼力勁兒呢?

時九念:“……”

“快快快,往我後麵躲。”

許教官還刻意把她往後拉了一下。

看著傅景琛一步步走近,眾人也都紛紛猜測著他口中的媳婦兒會是誰?

但是誰都冇有想過,那個人會是時九念。

這個男人可是十九所的主人,他的媳婦兒,那肯定長得很好看,而時九念頂著個黑臉和爆炸頭,傅景琛能喜歡她纔是見鬼了。

傅景琛還在繼續往前,還是衝著時九唸的方向去的,但眾人都冇動過他是衝著時九念過去的念頭,於是把目光停在了時九念前麵長相還不錯的女人麵前。

他們眼睛瞬間瞪圓了,來勁兒了!

難道那個女人是隱藏的十九所的女主人?!

來正法會體驗生活來了?!

那個女人長得也挺好看,和傅景琛也算是般配的。

“霖霖姐,他是衝著你來的!啊啊啊!你彆告訴我,你其實還有一個隱藏的特彆厲害的身份!”

那女生也是一臉茫然:“不、不是衝我來的吧?”

她不認識這種大人物啊!

“怎麼不是!就是衝你來的!除了你,就隻有你身後的爆炸頭了,難道他還能是衝著你身後的爆炸頭來的嗎?”

女生看著傅景琛那熱切的雙眼,心動了一下,難不成真的是衝她來的?

難道是什麼時候,她入了這個男人的眼。

他今天搞這麼一出,就是來見她的?

看著傅景琛一步步的走向她,她的臉上不禁熱了起來,心也跳得有些快,這樣優秀的男人,竟是奔她而來。

近了近了,傅景琛直接走到了他的麵前!

女生臉更熱了,頂著眾人曖昧的目光,害羞的低下頭——

一股大力直接把她扒拉到一邊。

女生踉蹌了好幾步,才穩住身影。

錯愕的看向傅景琛。

隻見傅景琛看都冇看她,收回戴著手套的手,繼續往前走,剛纔推她那一下,像是覺得她擋路了。

眾人也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給弄懵了。

怎麼個情況?

傅景琛怎麼把人給推開了?!

他老婆不是女生?!

可女生被推開之後,一個豎排就隻有時九念一個女生了!

但哪怕這樣了,大家都冇有想過傅景琛口中的媳婦兒會是時九念。

他們左看看右看看,上看看下看看,就連在最後麵的顧憐都想到了。

傅景琛已經停在時九唸的麵前。

許教官擔心傅景琛會覺得時九念也擋路了,然後也扒拉她,他拉著時九唸的手腕,把她往旁邊拉。

傅景琛將他的動作收入眼底,看著他那罪惡的手,一雙眸子危險的眯了起來。

剛纔就已經碰過一次了?

現在還想碰?燈筆小說網

他眼裡掠過一絲戾氣,在許教官的手即將碰上去的時候,他直接攬住了時九唸的腰肢。

把她往懷裡一帶。

他力氣用得大,時九念摔進他懷裡。

“媳婦兒。”

傅景琛低下頭,看著時九念,無比溫柔的吐出兩個字。

他聲音低沉磁性,不輕不重,卻能保證讓在場眾人全部都聽清楚。

霎時。

全場都安靜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