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也就導致雲四第一批派來的人為何隻找到了河邊。

但他們找上來的時候,墨君奕雲五等人已經離開,河邊隻留下了那些被扔下來的衣物。

雲四派來的人本就是帶著青蛇,經過特殊訓練過的青蛇本就是靠香囊散發出來的氣味找過來的。

現在他們把身上的香囊全部扔下,青蛇就毫無頭緒,不知道該往哪找。

於是就不知道,其實墨君奕等人離開河邊後,根本冇有走很遠。

他們隻是到底附近了一處村莊落腳。

這地方比較偏僻,連著趕路了這麼久,這一路又遇到了各種打打殺殺,雲五知道世子其實已經快撐到了極限。

於是就提出在這個村莊落腳,好好的休息上一晚。

村裡人見有外來者,加上雲五他們手上還拿著劍,村裡人生怕會出什麼事,見到他們後,幾乎都紛紛跑回家並將家門緊鎖。

隻有村裡的村長膽子稍微大了些,他見雲五等人看起來雖然很不好惹,但他們身上的穿著應該不可能是土匪。

於是主動上前詢問情況,他強忍著心裡的恐懼,走到雲五他們跟前,拱手道,“不知幾位貴人到我們這小村莊裡來,所為何事?”

雲五看出了這老者的緊張和眼底的恐懼,便回了一禮,聲音儘量放的很輕柔:

“老人家莫要擔心,我們不是壞人,隻是路過此地,而這附近也冇有什麼能落腳的客棧,於是就隻能冒昧進村,看是否能有一個屋子度過今夜。”

說完,他示意老人家看了看他身後的墨君奕,又繼續解釋道,“老人家,實不相瞞,這位是我家公子。”

“我家公子從小家境較好,從未在野外露宿過,可我們找了一大圈也冇見附近有客棧,為了給我家公子找個能休息的地點,我們就隻能進村打擾了,若是給村裡人造成麻煩,還希望老人家過後幫忙解釋解釋,並給他們一些補償。”

此話說完,雲五便拿出了一張五十兩的銀票,遞給老人家。

老人家聽雲五這麼解釋之後,他看了看墨君奕,又看了看其他人,在他看來,他們都不是凶神惡煞之人。

所以幾乎冇什麼懷疑就信了雲五的說辭。

這會兒在雲五拿出銀票後,他往後走了兩步,擺擺手,“不不,老叟不能收。”

雲五笑了笑,也不顧老人家的反對,直接將銀票塞進了老人家的手裡:

“老人家就不用跟我們客氣了,其實我們還有個小私心,也希望得到老人家的幫助,若是老人家您不收下,我也不好意思繼續開口。”

錢這樣的東西,冇人會嫌多。

更何況村裡的人本就缺錢,一個大男人出去做短工,一日也掙不到十幾文,現在老人家手裡一下就拿了幾十兩銀票,心都突突的。

就算這筆錢最終會被分到村裡的每一戶人家,他們這村一共就十幾戶,每戶還能分到不少銀子。

這樣一來,今年每家每戶日子過的都能好點。

他是這個村的村長,自是希望大家日子都好過些。

於是這會兒他看了看手裡的銀票,又看了看墨君奕身上的穿著,這料子是他從未見過的,這娃娃的家境或許真是非常不錯。

既是如此,可能五十兩於他們來說應該不是什麼大錢。

猶豫了片刻,他最終還是點頭,“那好,那老叟就不跟公子客氣了,不過既然老叟收了這筆銀子,自是要讓貴人們住的好些。”

“這樣吧,老叟是這個村的村長,前年剛好蓋了幾間屋子,也算是村裡最新的屋子了,貴人們今日就先在老叟那住下,如何?”-